<nobr id="jltd3"><delect id="jltd3"></delect></nobr>

          <nobr id="jltd3"></nobr>

          <nobr id="jltd3"><delect id="jltd3"></delect></nobr>

          <nobr id="jltd3"></nobr>

          石化化工行業:釋放高質量發展活力


          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時間:2023-06-13





          進入“十四五”,我國開啟由石化化工大國向石化化工強國邁進的新發展階段


          石化化工行業:釋放高質量發展活力


            核心閱讀 “十三五”以來,我國石化化工大國地位進一步鞏固。2022年,我國乙烯產能在全球乙烯產能占比增至21.3%,繼續保持世界最大乙烯生產國地位;合成樹脂、合成橡膠、合成纖維產量均連續多年穩居世界第一。隨著產品供給日益豐富,行業結構調整進一步加快,我國石化化工行業已站在新起點,開啟由石化化工大國向石化化工強國邁進的新階段。


            石化化工行業是推進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點和關鍵行業之一,產業鏈條長、產品種類多、涉及領域廣,關乎經濟穩健發展、產業鏈供應鏈穩定安全、綠色低碳轉型和民生改善。


            當前,我國石化化工行業進入新發展階段,既面臨創新能力提升、產業結構和布局優化、能源效率提高、數字化賦能等機遇,也面臨國際競爭力不強、現有產品結構不能靈活應對市場變化、現有技術水平無法有效支撐高質量發展的挑戰。面對機遇和挑戰,我國石化化工行業必須順應環境變化和發展趨勢,不斷增強原始創新和集成創新能力,穩健提升產業鏈穩定性和競爭力;加速產業結構調整與轉型升級,大幅增強化工新材料保障能力;優化調整產業布局,加強引導和規范,推進高水平集聚發展;加快產業數字化轉型,賦能企業運營管理;推動綠色循環低碳發展,提高本質安全和清潔生產水平。


            新興產業快速發展,但技術水平無法完全匹配需求


            關鍵核心技術短缺,原始創新能力有待提高。盡管我國石化化工工業取得了長足進展,乙烯、芳烴等成套技術和裝備基本實現自主,煤化工等技術取得突破,但仍缺少部分關鍵核心技術及下游配套技術。以聚乙烯為例,技術對外依存度超過90%,行業處于依靠引進技術進行大規模投資建設的追趕期,原始創新能力不強??傮w來看,企業內外的創新體系尚未完全形成,自主創新能力薄弱。


            高端產品對外依存度高,自主保障能力亟須提高。目前,我國高端聚烯烴、工程塑料、高性能合成橡膠、膜材料、高純電子化學品等自給率低,其中聚烯烴彈性體等部分高端聚烯烴基本依賴進口;聚碳酸酯、聚甲醛、聚苯醚等部分工程塑料自給率低于50%,結構性不足和過剩同時存在。另外,我國新材料生產所需的原輔料及單體、先進設備等自給率也有待提高。


            新材料研發難度大。突破往往源于物理、化學等基礎科學層面的重大發現且技術擁有者不對外轉讓,國內企業無法滿足市場對高端產品的需求。新材料產業前期的“沉沒”成本較高,涉及面廣、專業性強,愿意對新材料初創企業賦能的機構少之又少,制約了新材料企業的發展和壯大。


            要發展也要減碳,能源效率與低碳技術水平有待提升


            碳排放量隨著產能快速增長呈上升趨勢。2010年~2020年,石化行業碳排放量年均增速達10%,煉油、乙烯、丙烯、對二甲苯4個重點子行業/產品的碳排放量合計占石化行業碳總排放量的55.06%。2015年以來,化工行業碳排放進入平臺期,主要原因是合成氨、燒堿等重點化工產品的產能擴張期出現在2015年之前?!半p碳”目標下,我國石化化工行業須兼顧發展與減碳。一方面,化工品及新材料的需求持續快速增長,推動產能快速增長。另一方面,為實現我國承諾的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目標,行業綠色低碳發展是必然選擇。


            能耗指標與國際先進水平仍有差距,能量優化與綜合利用水平有待提升?!笆濉逼陂g,我國石化化工行業平均能耗持續下降。其中,煉油綜合能耗降幅為5%;乙烯綜合能耗降幅為3%。相較于國際先進水平,催化裂化、催化重整等能耗指標仍有較大進步空間。在能量優化與綜合利用方面,與國際領先企業相比仍有較大差距。


            自主低碳技術較少,尚需加快攻關。石化化工行業產業鏈各環節都面臨通過技術創新推動碳減排、實現低碳發展的目標任務,這其中既包括碳捕集利用與封存(CCUS)、生物化工、廢棄化學品循環利用及先進節能等本行業低碳生產技術,也包括綠電供應等外部相關行業技術。目前,我國自主開發的低碳技術大部分處于小試或示范階段,與行業國際領先水平仍有差距。綠電供應不僅需要能源領域重大轉型,而且需要所有終端用能技術和設備的低碳轉型。對石化化工行業而言,電氣化將是過程用能去碳的重要抓手,相應的基礎設施、工藝技術、工程設備等都需圍繞新型電氣化進行改造。


            行業規??焖僭鲩L,但國際競爭力整體不強


            產業布局不盡合理,仍需不斷調整優化。產業布局直接關系到行業的發展和經濟效益。進入21世紀,我國石化新建項目布局有所改善,特別是“十三五”以來,產業規?;?、基地化、園區化發展加快,集中度提高,但與世界先進水平相比仍有較大差距。目前,我國共有48套乙烯蒸汽裂解裝置,分布在30個城市36個地點,生產運營、公用工程、物流傳輸、安全環保和管理服務等成本高,裂解副產品難以集中利用,影響了整體競爭實力。我國需綜合考慮資源、市場、環保、物流等因素,審慎布局新項目、關停并轉低效落后產能,整體統籌調整優化,發揮規模效應和聚集效應,提高成本、效率等競爭力。


            產業結構性矛盾突出,亟須提高市場適應性?!笆濉币詠?,我國汽油消費已進入中低速增長區間(年均增速約為1.3%),柴油消費量自2015年達峰后,連續6年下降,而航煤需求一直保持較快增長。同時,化工產品競爭力弱、結構性過剩問題凸顯,部分大宗及低端精細化工產品難銷、滯銷,部分高端精細化工產品則主要依靠進口。


            精細化管理能力不足,各環節的整合度尚待提高。企業的管理水平關系到企業的總資產收益率、流動資金周轉率、全員勞動生產率等指標。我國很多石化化工企業雖已建立管理體系,但各環節、各系統間的協調運作能力仍有不足,在采購、生產、銷售和研發等方面的精細化管理水平同世界領先企業相比仍有差距。歐美大宗化學品企業基本能夠實現高于10%的投資回報率(ROIC),我國企業則普遍低于9%,很多大宗化學品企業的投資回報率甚至更低,生產效率的提升潛力仍然很大。


            新一代信息技術帶來機遇,數字化深度融合仍是短板


            石化化工行業正處于數字化轉型起步、探索階段,尚缺乏公認的理論體系和應用案例。企業的數字化進程缺乏系統理論指導和成功經驗參考,在如何推進數字化從試點項目擴大到全企業,甚至產業鏈協同層面,還面臨巨大挑戰。


            核心技術、軟件和硬件受制于人,亟待突破。目前我國石化化工行業主要工藝技術及其配套的工業控制系統依靠進口。我國軟件開發能力不強、標準化水平低,工程設計、產品設計、工藝仿真、流程模擬、優化和生產過程控制等軟件長期被國外壟斷。因此,必須補齊制約“兩化”深度融合的關鍵技術和軟件、硬件短板,構建新型現代化智能石化廠和運營模式,推進技術研發、工程設計、生產過程、經營管理、供應鏈與服務的數字化和智能化,實現由大到強的發展方式轉變。


            增強創新能力,提升產業鏈供給能力和競爭力


            當前,全球科技創新進入空前密集活躍期,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正在重構全球創新版圖、重塑全球經濟結構。行業要由大到強,實現高質量發展,就要持續增強科技創新能力。因此,完善創新機制、開拓科技投入渠道、推動產學研用深度融合、構建協同創新體系、提供和儲備面向國家當前和未來發展需求的科技資源,尤為重要。一方面,要重視以應用為導向的基礎研究,建立從分子水平認識石油等原料的平臺,形成對原料中烴類結構特征和核心化學反應規律的系統理論,開發出針對性強的高效催化劑和分離與反應工藝,實現烴分子的定向高效轉化;突破特殊結構反應器、大功率電加熱爐等重要裝備及零部件的制造技術、感知技術、控制技術等核心技術,增強創新發展動力,提升產業鏈穩定性和競爭力。另一方面,圍繞戰略性新興產業和細分市場,通過催化劑、工藝創新或后改性等,加速三大合成材料的高端化、差異化、綠色化,形成全系列產品解決方案,同時科學布局電子化學品、膜材料等高新材料研發。創新資本運作和商業運作模式,推動產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增強高端聚合物、專用化學品等產品供給能力。


            優化調整結構和布局,促進產業高水平集聚發展


            當前,我國石化化工行業整體發展質量不高,產業布局不盡科學,產業結構多處于中低端,重復建設仍然存在,行業盈利能力有限,亟待轉變發展方式、提高發展質量。


            現役石化裝置要加快結構調整和升級改造。一方面,以最大化為社會創造價值為目標,利用數字化和智能化技術,進一步提高資源利用率,細化原料加工路徑,高效分離利用副產物,降低能耗物耗,提升裝置運行水平,有序推進“減油增特”“減油增化”,拓展延伸化工產業鏈,加快提質增效的改革進程,提升與市場需求靈活匹配的能力。另一方面,本著全局統籌、系統節約的原則,綜合各方面因素,建立合理的指標體系,科學評估推進低效落后產能退出和生產企業搬遷機制。


            新建石化項目要嚴格準入條件、統籌布局。國家層面建立高質量發展標準體系,從本質安全和低碳環??煽啃?、物流傳輸便利性、產品結構和技術先進性,以及創新能力、經濟效益、國際競爭力等方面,進行全面系統評估,嚴格準入條件。布局時要綜合考慮資源、市場、環境容量和物流等條件,最大限度發揮上下游協同、公用輔助工程一體化、安全環保應急一體化、管理服務金融一體化的集群發展優勢,推進“兩化”深度融合,提高運營效率,增強專業化管理和抗風險能力,形成世界領先石化產業基地。


            推進綠色循環低碳發展,提升本質安全和清潔生產水平


            “雙碳”目標下,低碳綠色發展是大勢所趨。石化行業的碳排放主要來自燃料燃燒排放,其次是工藝過程排放??删劢埂霸搭^、過程、終端”三條路徑,有序推動重點領域節能降碳。在源頭減碳方面,加快突破廢舊化工材料再生和循環利用技術、低碳/零碳制氫技術、生物化工技術等,部分替代傳統油氣等原料,達到減污、降碳、節約資源等多重效果;在過程減碳方面,持續開發加熱爐提效、富氧燃燒、高效分離、過程強化、新型節能等新技術,以及物料優化、能量優化、智能化等系統優化技術,加快節能與提高能效、清潔能源替代、新型工藝與催化劑、系統優化等舉措的落地,推進示范引領,實現過程用能的減量化與低碳化,以及工藝過程的低排放;在終端減碳方面,加強與低碳產業聯合創新,重點圍繞新能源汽車、可再生能源發電、碳捕集與封存(CCS)等低碳產業發展所需,強化汽車輕量化材料、風電葉片、先進儲能材料等新材料的研發,開展二氧化碳規?;都?、封存、驅油和制化學品等示范。


            當前,我國石化化工行業重大安全風險防范化解能力與世界先進水平相比仍存差距,制約行業安全、綠色發展的問題依舊突出。特別是在產業轉型升級步伐加快,產業鏈條不斷拓展延伸,新工藝、新材料、新產品大量涌現時期,積累了新的安全隱患,必須要以遏制防范重特大事故為目標,把防范危險化學品系統性安全風險作為主攻方向,突出企業主體責任,強化監管責任,規范石化化工園區建設和安全管理,構建與石化化工生產大國相適應的石化化工安全治理體系。


            轉自:中國石化報

            【版權及免責聲明】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凡轉載文章及企業宣傳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版權事宜請聯系:010-65363056。

          延伸閱讀

          ?

          版權所有: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京ICP備11041399號-2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5964

          久久精品极品盛宴观看|国产精品天干天干综合网|亚洲色诱—汇聚全球精美潮服|国产顶级疯狂5P乱视频

                <nobr id="jltd3"><delect id="jltd3"></delect></nobr>

                  <nobr id="jltd3"></nobr>

                  <nobr id="jltd3"><delect id="jltd3"></delect></nobr>

                  <nobr id="jltd3"></nobr>